绝缘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绝缘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大豆种植面积2016年或增加目标价稳定在每吨4800元无根藤属

发布时间:2020-10-19 04:31:33 阅读: 来源:绝缘板厂家

大豆种植面积2016年或增加目标价稳定在每吨4800元

原标题:目标价稳定在每吨4800元种植户有底气大豆种植面积今年或增加

种大豆还是玉米,对于农户而言依旧是个问题。

4月1日,国家发改委公布2016年大豆目标价格维持4800元/吨不变,继续在东北三省和内蒙古开展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大豆补贴政策下来了,种玉米还是改种大豆,真还不好说。”黑龙江农垦局红兴隆分局597农场种植户阚延敏坦言,两年前他艰难地转型从一个大豆种植户改种玉米,现在要不要从种玉米再改回种大豆让他焦虑不安。

“目前,大豆价格已降至3500元/吨之下,市场利多因素匮乏,大豆价格走势很难判断。”黑龙江齐齐哈尔大豆协会会长陈彦贵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仅靠大豆补贴政策来判断是种大豆还是种玉米并不科学。

但与此同时,农业部给出的减玉米增大豆的结构化调整目标却给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仅黑龙江今年就计划减少玉米种植面积1000亩,这对大豆种植是个喜讯。

“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鼓励农民少种玉米多种大豆。”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主任李国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但当下,在国产大豆遭遇国外大豆行情挤兑的情况下,仅靠补贴大豆种植户似乎并不能完全唤醒豆农的种植信心。

谁种谁受益

“如果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政府将发放补贴,反之则不予补贴。”黑龙江物价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谁种谁受益。“补贴金额会随着市场价格的高低而变化,市场价格越低,补贴就越高。”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大豆目标价格补贴对象是全省大豆实际种植者,而非土地所有者。

“有的农户将土地流转给种植大户了,双方要充分协商,落实好补给实际种植者。”这位负责人说,现在很多农民不种地了但也想拿补贴,“补贴资金拨付到位后,我们会一次性将补贴资金发放给种植户。”

记者从发改委了解到,目前多项市场化改革正在有序推进,大豆便是其中之一。拿大豆来说,就是设定目标价格,其市场价格国家不再干预,只有当市场价低于目标价格时,国家给予补贴,调动了农民种植积极性,但陈彦贵表示,最近一段时间,种大豆的农民有点紧张,这是因为市面上大豆价格不断地下跌。据查,现在每吨大豆的价格到了3500元,而上月初还能卖到3700元。

“今年大豆目标价格和去年比不变,对种植大豆户是个喜讯。”陈彦贵说,之所以国家今年的大豆目标价格依然保持稳定,还是国家出于稳定大豆种植的考虑,价格保持稳定,种植户才有底气。

但问题是,目前每亩大豆毛收入不到900元,即使加上补贴,仍赶不上稻谷。“种植水稻的毛收益高于大豆,这使得很多农民将旱田改为水田。”陈彦贵说,最关键的是,国内大豆价格远远高于国际,使得加工企业不愿使用国产大豆,宁愿选择进口大豆。

据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介绍,去年该省大豆面积4716万亩,与2014年大体持平。“国家设定目标价格,农民种植积极性有了保证,加之玉米取消临储价格,今年大豆种植面积肯定增加。”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大豆目标价格补贴与现行农业补贴是有区别的,现有涉农补贴大多按照面积发放,与是否种植和种植何种农作物不挂钩,而大豆目标价格补贴要与实际种植大豆面积挂钩,多种多补,少种少补。

争夺定价权

国家发改委已宣布将停止玉米临时收储,让市场定价,这可能导致农户转种更加有利可图的大豆、稻米。

“种大豆要比种玉米更赚钱。”阚延敏盘算称,玉米价格跌了,大豆价格上涨了,还有政府的补贴,种大豆至少价格较稳定。阚延敏说,计划今年把八成农田种上大豆,“如果种玉米的话,他还不清楚政府会提供什么补贴来取代保护价。”

有贸易商据此判断,今年中国大豆产量可能比上年增长200万吨。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国产大豆现货价格低迷,购销不旺。大豆加工企业对价格高、出油率低的国产大豆很少问津,收购国产大豆会亏本,企业更乐于经营加工进口大豆,蜂拥而来的进口大豆挤占了东北大豆的销路。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进口大豆8169万吨,比上一年增加1029万吨。

大豆目标价格改革是否成功,事关农产品(000061,股吧)改革成败。今年两会,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就明确说了,“十三五”期间要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调整玉米、大豆产量。据黑龙江大豆协会透露,去年黑龙江大豆种植面积有所反弹,大豆播种3029.93万亩,仍较上年减少206.88万亩。

大豆目标价格政策释放了大豆生产的活力。王小语说,当前,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的实施,提高了大豆企业预测市场风险的能力。但是,当前经济下行,很多企业经营困难,影响企业收储的积极性,这是东北大豆交易不活跃的主要原因。

“大豆目标价格需要完善的地方也不少。”李国祥认为,当前大豆交易陷入僵局,还与中国的粮食购销模式有关。据李国祥介绍,这种购销模式容易导致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互相夺利,农户希望价格卖得越高越好,企业希望价格越低越好,彼此无法实现有效对接,这就需要进一步完善。

重要的还有,中国的大豆对外依存度超过80%,国产大豆在市场上缺乏定价权,国际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冲击国产大豆。如何化解这种困难?李国祥建议,创新农产品流通方式,包括发展期货或许是现实可行的路径。“应积极引导农民了解期货市场,参与期货市场,化解市场风险。”李国祥认为,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政策,使农民有了稳定的种植收益预期,为发展期货提供了时间和空间。

事实上,目前国内有商品交易所正积极推动农产品期权上市。2013年以来,大连商品交易所在黑龙江设立大豆交割库,有利于大豆主产区在大豆价格形成过程中有充分的话语权。陈彦贵认为,“市场定价、价补分离”的价格改革方向已成为大势所趋,但需要进一步完善。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成都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盐城割包皮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地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