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绝缘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漕运码头通州城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0:41 阅读: 来源:绝缘板厂家

北运河上的大桥及大光楼

北运河上的船舫

通州,缘自口中诱惑。童稚时便知两件吃食:小楼的烧鲇鱼,大顺斋的糖火烧。印象中的通州充满甜香。长到初中,暑假无事,特意坐40路郊区汽车去了通州。小楼不敢问津,大顺斋没找到,中心大街熙熙攘攘,比其他县城繁华许多。

终是古时州城。

上世纪70年代,家人带来了大顺斋,初次见,极松软,一手拿,一手接,小心翼翼,生怕掉渣儿;红糖、芝麻酱特别多,酥脆甜香,比京城的糖火烧好吃多了。20多年后,吃到烧鲇鱼,没在小楼。偶经通州,正值中午,朋友慷慨,说到他家新开的饭馆去。竟然上了烧鲇鱼,弯在盘中,鲜嫩软滑。朋友说,味道绝对正宗,刚把小楼的大厨挖过来。后来才知,这都是通州百年以上的老字号。

新近听说京杭大运河申遗成功,北京段开通,又有了冲动,再从运河上看看通州。此时的地铁公交之便,绝非当年所比。运河东岸建起了公园,每逢休息或节假日,便是通州人娱乐休闲场所。河边有船舫,极为高大,不能行走,可以登上观赏。河上有航船,沿河直下,行走十几公里,专供游览,只是平日人少,航船停开。

漫步河边,另种感受。

这是京杭大运河的开端,称北运河,上游还有温榆河,通惠河,小中河,运潮减河,为五河交汇处。当年河上架有东浮桥、西浮桥等。如今建起水闸,为分洪枢纽。水深了,色绿了,河道宽阔。当年的河流,如同血液,此处则为大动脉。河面平静,宝镜一般,仿佛折射出了昔日漕运的繁忙……

通州古老,历史悠久,曾有路县、通路亭之名,因临潞水,汉代称潞县。潞水即今北运河。金代,每年在这里造船通海,交通地位显著,提升为州城。元代,郭守敬找到稳定水源,引昌平白浮诸泉之水,联通了京杭大运河,使南方的粮食源源不断运往京城。元世祖忽必烈高兴之际,把通州至京城的河赐名通惠。通州便为粮仓,《日下旧闻考》记,建有13座,名字吉祥:有年、富有、广储、盈止、及秭、乃积、乐岁、庆丰、延丰、足食、富储、富衍、及衍。

大运河的开通,催生了州城建设。明代,通州的粮仓地位进一步凸显,也成为北方游牧民族抢夺的重点,军事和经济地位极为重要,“上拱京阙,下控天津……实畿辅之襟喉,水陆之要会也”。通州之名“取漕运通济之义”,旧有古城。洪武元年(1368),裨将孙兴祖因循旧址,修筑通州城,砖砌其外,中实以土。光绪《顺天府志》记,城“周围九里十三步,连垛墙高三丈五尺”,开有4座城门,东称通运门,西称朝天门,南称迎薰门,北称凝萃门,门各有楼。宣德八年(1433)重修城楼。城内建有大型粮仓。

河运畅通,储粮增多,城外辟出大片空地,建起西仓和南仓。正统十四年(1449),有人向皇帝奏请,不能把粮仓露在城外,要再建新城,加以保护。这样,两座城池“唇齿相附”。新城要小些,“周围七里有奇”,东面与旧城西面相接,开有西门和南门,各有城楼。限于财力,城墙矮了许多,“高止丈余,不及旧城之半”。几十年过去,城墙破损严重,人们攀爬即可翻越。为保护城池,正德年间,在城的三面挖出护城河。万历十九年(1591),对新城“大加拆修,连垛墙高三丈五尺,厚丈余,长一千三百四十丈有奇”,新旧城墙统一了高度,并给新城的城门命名:“南门题曰望帆云表,西门题曰五尺瞻天。”万历二十二年(1594),在旧有城隍的基础上,开挖壕沟,“引通惠河水注之”,既有金汤之固,还可通漕运舟船。

清代,康熙九年(1670),也对新、旧二城进行修葺:“旧城周一千六百二十六丈五尺,新城周一千二百六十三丈,城根宽三丈四尺,顶宽二丈三尺,城身外高三丈四尺,内高二丈二三尺至三丈不等。”乾隆三十年(1765),把旧城拆去西面城墙,使新城、旧城联通,合而为一,开有五座城门,“新城南门题曰灌输,西门题曰神京左辅”。这便是现今看到的城池模样。此外,明清两代还多有大小规模修建,如此之多,为其他城堡少见,可见地位之重要。

城内的粮仓也不断整合。旧城有中仓和东仓,明代隆庆三年(1569)把东仓并入中仓。西仓在新城中,俗称大仓。南仓在新城南门内。到了清代,粮仓再次整合,只设二仓,大西仓和中仓。通州城内粮仓,现今已盖起房舍,或办公或民居,附近胡同大街名称,还能约略知道大概位置:旧城中有中仓路,中仓小区;新城中的通州区委党校,就是当年的南仓,旁边有新仓路和后南仓小学等。上世纪60年代,城墙还在,南城墙完好。现年67岁的史志专家老孙,对通州很有研究,1965年当兵临走时,还见过城墙,之后逐渐拆除。

旧时通州几乎与粮仓相等,运送,又要保存,近于河边,先天便利,贮有几百万石粮食,“国家岁入东南漕运四百万石,析十之三贮于通仓”,真可谓天下粮仓。北方游牧民族也视为肥肉。明景帝时,谍报探知,瓦剌入侵,要占据通州城。朝廷一片惊慌。有人建议,他们目的是抢粮食,先把粮仓烧掉,他们就不占了。忙乱之中,把周文襄忱请到京城商讨对策。周说,敌人没到,就放弃军需,不是良策。不如先发出告示,预支1年军粮,自己去取。这样,粮食归到京城,又免去国家运送,两得了牛皮癣什么症状全其美。几天后,瓦剌赶到,粮仓皆空,得到的是一座空城,悻悻离去。

而今的通州绝非往日所比,高楼大厦,一派现代化景象。北运河上架起几座巨桥,连接着通州东西两岸的交通。公园北看,大桥横跨,那是大运河北端,西岸是当年的石坝码头,有座古建,醒目漂亮,名大光楼,俗名坝楼,临河而建,也称河楼,是南北货物的集散地。明清两朝,户部坐粮厅官员,在此验收漕粮,所以也称验粮楼。运往京城的粮食自此驶入通惠河。大光楼紧邻古城北门,始建于明嘉靖七年(1528),同治十一年(1872)重修,上层歇山脊,单层双滴水,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四面有廊带护栏,虽不能与闻名的岳阳楼、滕王阁、大观楼相比,其建筑风格自有特点,不逊于天下名楼,其作用更非他楼相比。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将大光楼及众多古建烧毁,现在重新建造,远望依旧熠熠生辉。

公园南望,大桥西面是古时的土坝码头,当年运往通州的粮食从这里卸船装车,运往西仓、南仓、中仓。万历二十二年(1594)修通水道,粮船可直接进入城中,便捷省力。此处对着古城的东门。东门内的河道现在辟为新华大街。沿街,还能找到古城的中心。西大街还有旧时的感觉,宽不足十步,现在看来显得很窄,而在当年就是大街了。老字号小楼就在街东南角,重新修建,为现代餐饮的样式。

南北大街变化大。北大街拓宽了许多。那里存有一座老建筑,二层小楼,是民国时期的宝通银号,日本鬼子用它做过慰安所。当年,旁边曾邻着钟鼓楼。有晨钟暮鼓,才有城市的氛围。钟鼓楼横跨北街,歇山重檐,十分气派。楼上北悬“暮鼓晨钟”,南悬“声闻九天”,楼中“先声四达”,匾额如此广州治疗白癜风医院之多,为一般城堡少见。鼓楼悬有铜钟,重达2000斤,声音洪亮,贯满州城。这里旧时曾是人们聚集娱乐之地。清代乾隆、嘉庆年间,每逢正月十五上元之日,这里满挂灯笼,任人游览,热闹喜庆。民国以后,观灯习俗逐渐废除。钟鼓楼在明清时期多次维修重建,上世纪60年代中期后拆掉,现在只能从记忆中去找寻。

南行是玉带河大街,曾为新、旧城南门外的护城河。问于路人,得知南边运河上可能有船,于是前行。古州城的南郊外,又辟出大运河森林公园,里面种满花草树木,赏心悦目。河边建起码头,果有10余只小木船排列。探问,船票20元,往来于两岸。船为新木,船头挂有两只大红灯笼,甚是喜庆好看。船老大是白洋淀人,来此摆渡,性格开朗,风趣幽默,看出来意,知道环保的重要,说船烧煤不烧油。听着马达的嘟嘟声,我们都笑了。

河东岸也有码头,从运河北端发出的航船也停泊于此。暗自欣喜,虽没坐上航船,而南北两端都看到了。码头上盖起一片仿古建筑,还有多彩的牌楼,这是为拍电视剧《漕运码头》而建。剧拍完,存留下来,成为一景,还有实用价值,房屋出租,经营各种商品,赶上休息或节假日,生意一定红火。

小木船在河中行走,平静的水面,倒映出两岸的绿树,惬意于平日的清静悠闲。不知是洁净,还是下午时分,光的反射,河水由绿变蓝。船尾的浪花打破了平静。大运河记忆着历史,犹如胶片,映出了当年舳舻蔽水的景象。成于清代的巨幅画卷《潞河督运图》,如同影视剧在面前播放。大运河宽阔,官舫仪仗、驳船小艇行驶其间,两岸房屋建筑、楼台庙宇辉煌,画面中800多个人物,督粮官员、兵弁差役、船夫纤夫、行商坐贾、叫卖摊贩、弹唱艺人、妇女儿童等,各具神态,栩栩如生,如同《清明上河图》,再现了通州大运河的历史风貌。

忽忆起曾在杭州小住几日,专程奔往大运河,观赏南端的情景。河宽水深船大,裸露的船只,装载着各种货物,往来穿梭,马达声隆,无片刻宁静。偶能看到船中驾驶舱的男人,船头织毛衣的女人,船尾走动的鸡犬,有忙有闲,又如移动的居室,有了家的温存。与古时相比,河边少了纤夫,船上缺了风帆。船速虽快,却不如古时紧凑繁忙。

身随小船荡漾,心生诸多碎片:家里有粮,心中不慌;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不可一日无粮……口中之物,维系生命,唯此为大,民以食为天。

不觉又想起了幼稚时的两件诱惑,皆诞生于水。漕运之忙,带动了各业,吃食也繁荣出一地名品。(高文瑞)

天津定制西装

新乐设计西装

齐齐哈尔定制工作服

台州工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