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绝缘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聊斋志异11111111112-【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1:45 阅读: 来源:绝缘板厂家

朱某,是位读书人,虽然勤奋刻苦,可是怎奈天生愚钝,屡次参加科考都名落孙山。不过朱某却胆识过人,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但是他家境贫寒,年方二十七,虽已娶妻,可是妻子面貌丑陋,左边脸上有块很大的胎记,基本上遮住了半边脸,而且左边的眼睛也是瞎的。不过,朱某的妻子梁氏心地善良,贤良淑德,对丈夫百般照顾,夫妻也十分恩爱。

“相公,还在读书呢,这是夫人给你煮的粥,你喝完了再读吧。”老仆人孙老汉端了一碗粥进来说道。

“哦,房子桌子上吧,我一会儿就喝。”朱某合上书答道。

孙老汉关上门退下了,朱某端起碗喝了起来。没一会儿,孙老汉又敲门说:“相公,有位李相公在门口,说是请你去参加你们的同窗聚会。”

“哦,我知道了,让他在大厅稍等片刻,我马上就来。”朱某放下碗答道。

然后朱某回到卧室,妻子梁氏正在收拾衣物,朱某说:“娘子,李相公来约我前去和以前的同窗相会。”梁氏转过身来,说道:“你若想去就去吧。”然后,便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新的淡蓝色衣衫,说道:“来,这是我前两天刚替你赶制的衣服,你穿这件去吧。”朱某推了推衣服说道:“哎,我穿身上这件旧的就行了。”妻子不悦地说:“你那些同窗,现在不是举人,就是进士的。他们只看衣物不看人,你不要被他们看不起。”朱某听后点了点头,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妻子为他换上了新的衣衫。然后叮嘱他少饮酒,早点回来。

朱某和李某刚走出门不远,丫鬟小翠便追出来,:“相公,等一下,夫人看天色阴沉,怕会下雨淋到相公,所以让你带上雨具。”朱某接过伞,点了点头。李某看后笑着说:“少夫人还真是无微不至啊。”没走多远,有条小路,朱某便朝小路走去,李某连忙叫住他说:“有大路不走,为何走小路,小路上要经过十王殿,那里白天都阴森恐怖,更何况是晚上呢,我害怕。而且听说有人晚上路过那里还听见过鬼哭狼嚎的呢,估计是陆判在审小鬼呢。”朱某摆摆手说:“哎,小路比大路要近很多啊,况且大丈夫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怕什么啊。再说,我还真想看看,陆判到底是怎么审小鬼的呢。”说着便硬拉着李某往小路走去。走到十王殿,朱某便进去了,里面有好多尊菩萨,但是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在摇曳的灯光下更显得阴森恐怖了。李某躲在朱某身后,紧紧地拉住朱某的衣袖说,我们快走吧。朱某才及不情愿地和李某一起离去了。

到了大家约好的酒楼,那些同窗早已到齐,等候多时了,大家一看朱某来的这么晚,便都纷纷抱怨起来。李某连忙替他向大家解释说,是因为他们去了十王殿,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所以才晚到。大家一听,知道那个地方阴森恐怖,白天都很少人敢去,这大晚上的朱某去那里,大家根本就不相信,都以为他是在吹牛,为自己的迟到而找借口。朱某看大家不信,十分着急地说道:“你们不信,我现在回去,把陆判的神像给背来给大家看。”大家知道朱某不敢,便纷纷说,你去啊,你要是背回来,我们就给你一百两银子。朱某一听,起身便离开了。他打着灯笼来到了十王殿,提着灯一个一个地找陆判,摸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陆判的神像,然后在陆判神像面前跪下作了个揖,“陆判爷爷,那些人不相信我的话,要我背你回去他们才肯相信,委屈你老人家跟我跑一趟了。”说完起身,便背起陆判出了庙门,打着灯笼上路了。

这边朱某的那些同窗们还在打趣朱某,一个人说:“这傻子不会真去十王殿了吧?”另一个人说:“哎,他怎么会有胆子啊,恐怕早已经回家搂着娘子睡觉去喽。”说完,大家便都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大家的笑声还没落,朱某便气喘吁吁地背着陆判的神像来到大家的面前,那陆判长的凶神恶煞,面色通红,满脸胡须,大家一看便都吓的不敢喘气了,全部都蜷缩在屋子的角落里。朱某一看,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见了陆判爷爷,还不赶紧来跪拜。”然后从桌子上倒了一杯酒倒在陆判面前说:“陆判爷爷,多有得罪了,请您原谅啊。我家离此地不远,您要是有空可以来我家,我请你喝酒。”说罢,在地上连敬了三杯酒。就在大家还惊魂未定的时候,朱某又背起陆判回十王殿去了。

第二天晚上深夜,朱某还未休息,依旧在挑灯夜读。读到迷迷糊糊的时候,起身关起窗子和门,然后转身倒了一杯茶,正准备喝茶时,窗户咣当一下又开了,然后门也开了。他又从新关好门窗,刚一转身,便见一股白烟,在桌子旁边坐着陆判。他看到后十分惊奇,还没开口,陆判便说:“你昨日邀我来做客,我今日正好没有公务,所以来了,不是请我喝酒吗?酒呢?”朱某一看神仙下凡,惊喜不已,连忙拿出了自己的好酒倒了一杯给陆判说:“神仙,请喝酒。”陆判听后一摇手说:“哎,不要叫什么神仙,叫我陆判就好。”朱某点头应允。然后又跪在了陆判面前说:“陆判爷爷,昨日多有得罪了,你不会怪罪于我吧。”陆判摇摇头说:“你对我恭敬,还请我喝酒,我怎么会怪罪你呢。”然后两个人便一起痛饮。陆判还给朱某将了阴间的事情。天蒙蒙亮的时候,陆判便告辞了。以后连续几天,每晚陆判都来和朱某饮酒。这天晚上,朱某备好酒菜,一直在等陆判,见他还迟迟未来。到了很晚的时候,陆判才姗姗来迟,陆判一进屋,便举起了一个小篮子说:“这是龙心凤肝,明日是你的生辰,作为贺礼。我明日有公务要处理,最近不能来喝酒了。”朱某听后连忙开心地接过东西,疑惑地问:“陆判爷爷怎么知道明日是我的生辰呢?”陆判笑了笑说:“我有生死簿,上面有每个人的生辰八字啊”。说着便晃了晃手里的本子。朱某要拿本子看看,可是陆判却说:“天机不可泄露。”朱某听罢也不再为难陆判。

两人一直在喝酒,可是喝着喝着,朱某就唉声叹气起来,陆判询问其原因,朱某说:“我用功读书,可是每次考试都落榜。”陆判一听说:“那有何难,拿你的文章我来看看。”朱某拿出文章给陆判看了看,陆判摇了摇头说:“不通,不通啊。拿笔墨来。”朱某拿来笔墨后,陆判便一页一页的给他修改起来,修改后拿给朱某看,问他:“如何”?朱某看了看后,皱着眉头说:“我都看不懂啊?”陆判为难地说,:“看来是你的心智不明啊,看来只能给你换一颗心了。待我去找到合适的心再来。“说完便离开了。过了几日,陆判才来,手里还提了东西,打开一看,是一个砰砰砰正在跳地心脏,把朱某吓了一跳。陆判让朱某躺在床上,拿出毛笔,只见那笔像刀一样锋利,肚子被剖开,心脏露了出来,陆判把朱某的心脏取出,然后将自己带来的那颗心脏装了进去。朱某就像是睡了一觉,醒来后肚子完好无损。陆判拿出朱某以前的文章让他自己看,朱某看后连连摇头,陆判又问:“我给你修改的如何?”朱某答道:“妙哉,妙哉。”从此以后,朱某便特别的聪明,心智明了,文采出众,后来考取了举人。可是别人便开始议论纷纷说,你看那朱举人,长的也算是眉清目秀,可是他的娘子却面貌丑陋,让人不敢直视。而朱某也发起愁呢。

一日,朱某抚摸着妻子梁氏的肚子说:“我们的儿子快要出生了啊。”妻子说:“你怎么知道是儿子呢,也可能是女儿啊。如果是儿子,希望可以像你一样聪慧。”朱某问:“那要是女儿呢?像谁?”妻子皱了皱眉说:“要是女儿也像你,希望可以长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不知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了,上天竟然给我这副面容。”朱某连忙抱住梁氏说:“哎,你不要这么说啊,你心地善良,贤良淑德是别人无法比的啊。”然后朱某沉思了片刻说:“既然心脏都可以换掉,我想头颅也一定可以换了。我让判官爷爷给你换一颗漂亮的头颅如何。”妻子梁氏倒吸了一口气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换掉呢。你现在是举人,我自然配不上你了,如果你要再娶,我不会阻拦你的”,说罢留下了眼泪。朱某听罢连忙解释说:“我朱某岂是忘恩负义之人啊,我只是感觉你更应该配一颗漂亮的面容,才更完美。”

第二日晚上,陆判又来喝酒时,朱某向陆判说了妻子的事情,陆判说:“已经给你换了心脏,你就应该满足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朱某连忙跪在地上说:“陆判爷爷,求求您了,这是最后一次了。”陆判摇摇头,无奈地答应了。说要给他些日子,去地府寻找佳丽。一天晚上,朱某正在睡觉,陆判叫醒了他,手里还提着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是一颗漂亮的美人的头颅。陆判让朱某先退下,然后拿出笔割下了梁氏的头颅,然后将美人头安了上去。第二天早上梁氏一醒来,看见朱某坐在床边,大吃了一惊,大声叫道:“画眉,画眉,来人啊,抓住这个恶贼,救命啊。”朱某一看连忙抓住妻子的手臂说:“娘子,是我啊,我是相公啊,哪里有什么恶贼啊。”梁氏甩开朱某的手臂说:“什么相公?我年方十九岁,尚在闺中,暂无婚配,怎么会是你娘子呢。”朱某着急地说:“怎么会这样子呢,你若不是我的娘子,你怎么会在我家里,而且还有六个月的身孕呢。”梁氏低头一看大叫一声:“我还没嫁人,怎么会怀孕啊?”说着,便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肚子。朱某着急地说:“不要伤害了我们的孩子,我出去,我马上出去。”朱某出去了,梁氏趁大家不备便夺门而出。

再说在城里王府,丫鬟画眉早上端着水,准备进小姐房间伺候小姐洗漱。刚一进门,便看见小姐倒在血泊中,而且还没有了头颅,吓的惊声尖叫夺门而出。大家一看也连忙吓的退了出去,报了官府。

梁氏跑回了王府,看到母亲便泪流满面,可是母亲却不敢上前相认,因为女儿的尸首就躺在正堂的棺木里啊。母亲想了想说我的女儿耳朵后面,有颗红痣,你待我看看。结果一看真的是自己的女儿,母女两人抱头痛哭。然后,官府将朱某当成杀人犯抓了起来。朱某百口莫辩,本想替妻子换颗头颅,没成想夫妻不能相认也就罢了,自己还招来牢狱之灾。他在狱中求助于陆判,陆判来到王府,将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原来那天晚上,恶徒张三喝醉了酒,跑进王府小姐的房间将她玷污了,王小姐大声呼救,结果被张三杀害了。陆判看王小姐的寿命已到,于是割下了她的头颅,换给了梁氏。最后官府抓到张三,放了朱某。可是那王小姐头是自己的,身体却是梁氏的,而且还身怀六甲,这以后该如何嫁人啊,家人被逼无奈,只能让她回到朱某家,继续做朱某的妻子。可是王小姐虽然回到朱家,心里却并不乐意。晚上,朱某回到卧室休息,王小姐便大叫着:“你出去,滚出去,你要是不出去我就杀了肚子里的孩子。”朱某无奈,流着泪离开了。

朱某想找陆判换回自己妻子的头颅,“陆判爷爷,求你换回我妻子的头颅吧,我不要什么漂亮的面容了,现在的妻子一点也不贤惠,两人见面犹如仇人般厌恶。”可是陆判却说:“梁氏的头颅已经溃烂,没有办法换回来了”。朱某后悔不已,当初夫妻恩爱,现在却像是仇人般,往日的美好日子已不在了。人,还是不要太贪心了。

鬼姐姐最精彩推荐:《神甲之王》《水鬼的新娘》《与鬼同行》《盗棺发财》《我的女友是鬼妖》

大战三国志最新版本

美眉三国最新版

惊天三国游戏

少年封神多游版

相关阅读